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秦忠: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2015年08月20日 12:02:22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新华网武汉6月12日电题:秦忠: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新华社记者王玉山、白瑞雪

  [老兵档案]秦忠,1917年出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1930年参加红军,1933年入党。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湖北省工业厅副厅长、交通厅厅长兼党委书记、交通邮政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等职。1993年离休。

  “我是放牛娃出身,直率,愣头青。是部队、是党把我抚养成人,培养成才。虽然离开部队很久了,可心里老惦记着当年那些一起出生入死、亲如兄弟的战友。”在武昌区东四路茶港大院,98岁的老兵秦忠斜躺在一把老式的木制躺椅上,缓缓对记者说,“我最大的心愿是,想知道那些老战友现在怎么样,他们哪些人还活着?哪些人已经走了?”

  1930年1月1日,儿童团长秦忠拿着当地苏维埃政府的介绍信和共青团的介绍信,正式参加红军时,只有13岁。

  “有红军说,今天是1930年的第一天,过新年。我很奇怪,怎么会是过年?离过年还远着哩。我那时候只知道农历,根本不懂还有公历。我那傻愣愣的样子,逗得大家笑弯了腰。”秦忠记得,那天,红军的一位领导还特意对他说,“你是在1930年的第一天参军的,这个日子很好记吧”。

  铭刻在秦忠记忆里的另一个难忘的日子,是接受改编,团结抗战——1937年9月6日,20岁的八路军129师排长秦忠在滂沱大雨中含泪摘下红军军帽,戴上了青天白日徽军帽。

  “雨在下,泪也在流,那么大的雨水,流到嘴里还能感觉是咸的。”几十年前的改编情景,秦忠清晰如昨。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大义为重,将部队分别改编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和新编第四军。

  “从师长到战士,一开始没有一个人能想得通。”秦忠记得,师长刘伯承在129师的改编大会上作了这样一个比喻:“换顶帽子算什么,只要我们的心是红的,我们是白皮红心萝卜……”

  “最后,他指着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帽徽,对全场官兵大声说:‘同志们,为了抗击日寇,拯救中国,让我们告别红军帽吧!’”秦忠说,“当那顶新军帽戴在他的头上时,我看到他那只受伤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从1941年到1945年上半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八路军、新四军顽强粉碎了日军的残酷“扫荡”,逐渐转入反攻阶段。与此同时,八路军、新四军的壮大,对敌伪势力起到了极大的震慑和打击作用。

  秦忠记得,一次他到分区检查完工作返回部队时,骑的骡子突然尥蹶子跑到了伪军的炮楼里,没想到几天后,伪军居然又把骡子给送了回来。

  “到抗战后期,伪军是不敢杀八路军的骡子的。”秦忠哈哈大笑。

  不但如此,八路军和人民群众在残酷的战争实践中,血肉相连,生死与共,建立了牢固的抗日根据地。

  “刘伯承给我们讲课的时候就说:‘八路军是骨头,游击队是筋,老百姓是肉,只有这三者结合才能组成拳头。’”秦忠说。

  新中国成立后,1954年,秦忠服从上级安排到地方工作。一个甲子过去,他对部队的感情,始终魂牵梦萦,难以割舍。

  这些年,秦忠坚持每天早晨六点钟准时起床,虽然因为听力下降已听不清声音,但老人仍喜欢看电视,并且只看战争片,用他的话是:“给我来个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