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我们对香港前途充满信心

2014年07月21日 19:29:25 来源: 江泽民文选
分享到:
我们对香港前途充满信心*

江泽民

(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

  当前最重要的是,要从总体上对香港前途坚定信心,对港英当局提高警惕。英国原来是个殖民国家,现在要他们从香港退出来,他们愿意吗?不愿意。香港是英国曾经取得的一块肥肉,要他们从口中吐出来,他们愿意吗?不愿意。所以,他们就千方百计对香港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回归祖国制造种种障碍。英国的当权者,不管是哪一个政党,在这一点上利益是一致的。五年前,也就是一九八九年十二月,撒切尔夫人给我一封信,集中谈的是 “民主化”。当时我说,港督一直是集行政、司法等大权于一身,你们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要 “民主”了?我们不反对民主,但民主是要逐步实行的,要与一个地区的发展水平相一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他们的民主,我们也有我们的民主。我们认为,我们的民主最适合于我们。总之,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英国的当权者要在香港问题上制造种种阻力,埋上钉子。对港英当局的政改方案,我们已发表声明,重申了我们的立场,不予承认!一九九七年,我们要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有关规定,重组立法局、行政局、市政局和区议会。

  在香港问题上,我们在几个方面一直是很明确的,这就是 “一国两制”是要肯定的,中英联合声明是要肯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是要肯定的,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要肯定的。不久前,我到广东、福建考察,在深圳特别讲到,香港和深圳之间的边界线不能动,香港是资本主义的香港,深圳是社会主义的深圳。这条线动了,不是资本主义的香港改变了社会主义的深圳,就是社会主义的深圳改变了资本主义的香港。我们 “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是很清楚的。这是个大原则,无论怎么样也不能改变。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后,要保证香港长期稳定繁荣。如果香港不能稳定繁荣,就会变成 “死港”。香港的稳定繁荣,不仅对香港很重要,对内地也很重要。香港的稳定繁荣离不开内地,因为内地有大量的原材料、技术、劳动力,还有广阔的市场。广东、福建发展得很快,同香港也是分不开的,那里有很多工厂是香港企业家投资的。有的虽然不是港资,可也是通过香港引进的。一句话,内地越是稳定繁荣,就越能促进香港发展;反过来说,内地也可以发挥香港的窗口作用。我们应该看到这一点。

  凡是有利于香港稳定繁荣的事,都要采取积极步骤予以落实。香港的建设工程,也不能全部让英国人得利。英国人不要只顾自己从香港捞好处,大派福利,还要给港人留下生路,不能 “你请客、我付钱”。这是我们的一贯方针。对将来好多事,我们要未雨绸缪。泡沫经济使日本、美国都栽了大跟头。在房地产市场上,我们不希望香港有太大波动。我们希望香港金融市场的波动尽可能小一点。

  现在,中国银行参与了一部分发钞,但港英政府对香港的金融稳定责无旁贷,因为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还是英国人在管治香港。香港一百八十万工作人口没有健全的退休保障,这个问题很大,要合理地予以解决。退休保障涉及雇主、雇员和政府的利益,如何解决,对于保持香港社会稳定很重要。我看英方的意图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以前把一些明明是政府管的事都放到民间,把政府职能空化了。要教育港人爱国爱港,这一点是起码的。当然,这个任务要逐步完成。

  坦率地讲,香港问题在我脑子里占很大位置。我是下了决心一定要解决好这个问题的!香港问题解决不好,对不起子孙后代。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的那一天,我是要去的。

 

* 这是江泽民会见香港 “一国两制”经济研究中心理事访京团时谈话的要点。选自《江泽民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